John Court

郊外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整个画卷从右至左展开,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早春汴京城外东南远郊的农村,北宋广泛使用木炭,一队驮着木炭的小毛驴,沿着河渠迎面而来。画家用大量笔墨来描写郊外,除了让观者轻松愉悦以外,更主要的是用郊外乡村的宁静,来衬托都城的喧闹、繁华。同时,把都城与其相连的乡村画得更辽阔、更深远,可以给人以更大的想象空间。

Luke Pink

柳树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汴河原是隋代运河通济渠,据说当年新栽柳树深得隋炀帝宠爱,御笔亲赐柳树国姓,于是有了杨柳之说。“隋堤烟柳”曾是汴梁八景之一。到了唐朝白居易感慨“隋堤柳,岁久年深尽衰朽;风飘飘兮雨潇潇,三株两株汴河口。”直到宋太祖时,不仅恢复了过去柳树夹岸成荫的景色,更赋予柳树实用功能。

Nigel Rolfe

柳树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《宋史·河渠志》记载:“太祖建隆三年十月(公元962)诏缘汴河州县长吏,以春首课民夹岸植杨柳,以固堤防。”为了加固堤防,朝廷在河边种植杨柳,并不断砍掉树冠,截取树枝,捆结在河边以防泥土的流失。留下的树干瘿结粗壮,新出的嫩枝纤细,于是变成了画中的模样,这种修剪柳树的方法现在依然在使用。画卷中充满早春的气息,杨柳已经放青,无数柔条,从乡村一直接到汴河边岸,烘托出了清明时节薄寒轻暖天气的温和感觉。

Luke Pink

扫墓游春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在较近的一丛柳林后边,由远而近走来了一队向城内缓缓而行的人们。一乘小轿,格外引人注目,轿顶两旁插满了折枝花柳,前有仆人开路,最后的是跨着骏马的男主人,和一个挑着食馈的家丁。这与孟元老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,“清明节……都城人出郊……士庶阗塞诸门,……遍满园亭,抵暮而归。……轿子即以杨柳杂花装簇顶上,四垂遮映。自此三日,皆出城上坟。”完全符合。画家用这顶特殊装饰的轿子点明了画卷的主题和时间,这是一支清明时节扫墓兼春游归来的队伍。

Nigel Rolfe

码头、漕运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汴河由隋人工开凿的大运河通济渠而来,连接黄河、淮河,是汴京的漕运要道、经济命脉。发达的水路运输系统,对汴京商业的繁荣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《东京梦华录》称“汴河自西京洛口分水入京城,东至泗州入淮,运东南之粮,凡东南方物,自此入京城,公私仰给焉”。

Luke Pink

码头、漕运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每年从江浙经汴河运往京师的粮食达六百万石。河口常需调配水势,将水位控制在六尺,在防范运河泛滥的前提下,保证重载货船的通行。而北宋的国家粮食储备库也大多集中在东南城沿汴河一带,这些从“江淮湖浙”运来的漕粮,大都存储在此。画上几只大货船,沿埠停靠,通过两三道跳板,有几个力工肩负粮袋,往岸上运粮。

Nigel Rolfe

船运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宋代的汴河起着南粮北运、北货南输的重要作用。据记载,汴河上运粮船有六千艘,一年分为四批。冬季歇航,第一批运粮船大约在清明前后才抵达汴京。每年十月至次年二月,官府组织三十万民工清理河道。画家用了大量篇幅和笔墨,精心描绘了汴河上的船只。既有“形制圆短”,载重量达一万石(500吨)以上的漕船,也有可以载客百人以上的豪华客船。

Luke Pink

船运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大大小小的客船货船,有的已经停泊岸边,有的由纤夫拉着逆流而上,有的前后摇橹而行。船上的桅杆、钉帽、平衡舵一丝不苟;人物身份各异、各具情态。繁密的船只与湖面街路的空白,在构图上起着虚实相生的作用。河道是自东上溯,船只都是逆流而上,所以需要借助牵索前进,不拉牵而用大桨划着的,显得非常吃力。

Nigel Rolfe

虹桥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虹桥是全图的中心和画中人物故事最为精彩的一段。汴河由西向东穿京城而过,当时为了交通便利,上面建筑了许多桥梁。据《东京梦华录》记载,汴京“自东水门外七里至西水门外,河上有桥十三。从东水门外七里曰虹桥,其桥无柱,皆以巨木虚架,饰以丹雘,宛如飞虹,其上、下土桥亦如之。”这种飞桥没有桥柱,不直接受激流冲击,坚固耐用,是中国桥梁建筑史上的重要创举。

Luke Pink

虹桥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画面上,一只大船正要逆水过桥西上,桅杆却还没有完全放倒,船夫们紧张忙乱中,撑篙、抛索、接绳、掌舵,桥上、岸边的人向他们呼应声援。桥上,两旁靠栏杆处紧排着许多商贩的货摊,人头攒动,热闹非凡,显得十分拥挤。桥中,步行的、骑牲口的,不计其数。桥南端有两人一前一后拉独轮车,还驾着一头牲口,正向桥下冲去。桥下两旁各树着一根风信杆,大约是为船只设立的,可以说明当时对航行的重视。

Nigel Rolfe

脚店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汴京城中除七十二家“正店”之外其余稍小的酒店被称为脚店。这家“十千脚店”,店前招牌“天之美禄”出自《汉书》,“酒者,天之美禄”,是宋代常见的酒招。虽然比正店略小,依然是门前高耸彩楼欢门,欢门的中部用红蓝两色布围起,木杆上高悬酒旗,上书“新酒”二字。院内高楼轩敞,宾朋满座。酒店门口端着餐食的伙计则表明了这家店提供外卖服务。脚店门前热闹非凡,栏杆外拴着马,马夫席地而坐。停着独轮串车,串车旁有三人忙着装载货物。

Luke Pink

交通工具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画中绘出多种交通工具,有人骑马骑驴,有人乘车坐轿。街心有二辆长方形顶盖、用牛挽着的大车,正就是《东京梦华录》里所讲的宅眷们乘坐的车子。店前停着小轿一顶,轿前妇女似欲乘轿状,又似与轿中人隔帘说话。画中所见乘车、骑驴和马的人比乘坐轿子的要多。宋人出行,不习惯乘轿。《东京梦华录》说,“寻常出街市干事,稍似路远倦行,逐坊巷桥市,自有假赁鞍马者,不过百钱。”画上轿子多为女眷乘坐。

Nigel Rolfe

递铺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这个大院落的红门上有乳钉,张贴着布告,土围墙上扦着竹钎,像是一个衙署。大门口外,或坐或卧有一群人,他们的枪矛、旗帜、伞等物都倚靠在围墙上,看来像是士兵。这也许是一个传递内廷公文的递铺,既是送往外地的第一站,也是送达内廷的最后一站,因此,设置在城门外,以防夜间城门关闭后,便于官差歇息。

Luke Pink

城门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《清明上河图》画的是北宋首都东京汴梁(现今开封),当时汴梁不仅是国内经济、政治、文化中心,而且是"万国咸通"的国际大都市,《东京梦华录》所言:“太平日久,人物繁阜。垂髫之童,但习鼓舞,斑白之老,不识干戈。” 概括出当时京城繁华富庶的景象。

Nigel Rolfe

城门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宋代城门由砖砌而成,而城墙则是“版筑”的土墙,画面上的城门正符合北宋的规制。汴梁城从金、元、明以来,屡经改筑,已经不是北宋的原样了,现在的开封城墙是明洪武时重筑的。城门楼是全卷最大的建筑物,作为当时兴盛的国际贸易的象征,画家在城门前后描绘了一支驼队,正在商人的带领下,驮着从城内采购的珍玩,缓缓出城。

Luke Pink

孙羊店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北宋宣和年间,皇帝、贵族、商人们大量集中在汴京,享受汴京精致文明的都市生活。画中最大的店铺孙羊店代表了北宋盛极一时的酒楼文化。全店为坐北朝南四合院,中间层楼叠起,店前欢门高大,缀满了绣球、花枝等饰物,顾客盈门,门前的灯箱上写着 “正店”二字。正店是经政府许可,可以自行酿酒的大型酒楼,当时城中共有七十二户。

Nigel Rolfe

孙羊店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从店后堆积如山的倒置酒坛,可以想像本店生意的兴盛程度。在孙羊店旁边的肉铺前,画家生动地描绘了一群人在听书的场面,最大程度地诠释了市井繁华。《东京梦华录》“酒楼”条云:“凡京师酒店,门首皆缚彩楼欢门。”又曰:“在京正店七十二户,此外不能遍数,其余皆谓之脚店。”

Luke Pink

赵太丞家

《清明上河图》

赵太丞家是一家医院,门外竖立着几块大广告牌,其中一块写着“治酒所伤真方集香丸”,是成药。门里有柜台,柜台上有疑似药单的字纸,还有一个疑似算盘的长方形物。室内有两位妇女怀抱小孩前来看病,可见这家医院家兼营看病与卖药。正是“东京众医所聚,百药所备,以丸药最便”的真实写照。家中置有宽板长凳、交椅,交椅这种由胡床改造而来的方便坐具在当时使用广泛。